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

行业新闻

藏粮于地藏粮于民藏粮于技|习近平:务农重本,国之大纲,要把这盘大棋走好
更新时间:2018-10-11 点击次数:132
  

近些年,我国粮食产量连年增长,但粮食生产仍面临一系列突出问题和挑战。一是耕地质量下降。中低产田所占比重大,耕地退化面积较大。在城镇化过程中,被占耕地多是城市周边、交通沿线的优质耕地,补充耕地的质量大多低于被占耕地。二是农业基础设施薄弱,农田有效灌溉面积占耕地总面积的比重偏低。三是粮食生产成本快速上升,国际竞争压力增大。四是资源环境约束趋紧,农业可持续发展形势严峻。五是农业科技薄弱,高素质农业劳动力缺乏。面对粮食生产领域的诸多变化和挑战,必须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,以增强生产能力确保国家粮食安全。

不得不面对的现实

 

振兴乡村所需要解决的难题

改革开放40年,中国面临的农村、农业和农民问题非常严峻,已经不是粮食产量高低的问题。

1、农民绝后。80后、90后的年轻人已经没有人愿意种田,现在还务农的,都是老人和妇女。再过10年,中国可能就没有农民了,没人会种田了。

 2,大量农田荒废。中国的农田是上千年农民开垦的,现在很多山区的土地已经撂荒,地堰坍塌,复耕困难。而靠近市、县、镇的大片良田被 工业园区圈占荒废。中国土地红线实际上已经不保。

 3,农村荒废。许多远离城镇的乡村,年轻人进城打工,孩子进城读书,已经没有了年轻人,成了留守村,再过几年,就是无人村。

 4,农村打工者进城后,生活艰难,几代人的积蓄都掏出来买房,大多数人沦为房奴和社会底层。而年轻人经商创业等经验不足,被 骗很多,不少人背上严重债务,难以翻身。城市化让中国农民付出了太高的代价,甚至是几代人的代价。

 5,乡村组织垮了,村干部多成了村霸,人心涣散,要想组织起来做点事情非常困难。政府支持农业的资金大多到不了农民手里,大部分项目投资都打了水漂。这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。 

6,农产品质量下降,高产量是化肥农药催生,粮不香,菜无味,还有纛,化肥农药严重超标,已经是不放心食品。

 7,土地被板结毒化,已经种不出合格的粮食,不用化肥农药,化肥农药用的不多,也已经种不出粮食。七八成的土地已经是这样。如果要种出合格的粮食,需要休耕五六年,每亩土地需要投入4万元。这可能吗?

 8,生态环境被破坏。不只是城市和周边的环境被破坏,山区的环境也已经被破坏。化肥农药板结了土地,随着水流侵蚀山地,很多小生物被毒死绝种,动物植物多样性被破坏,泉水不能喝,农村怪病多发。

牢牢守住粮食安全的底线

粮食安全始终是关系我国国民经济发展、社会稳定和国家自立的全局性重大战略问题。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“确保国家粮食安全,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”。为此,我们必须在更高层次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,树立科学的粮食安全观,增强高效协同的粮食安全保障能力,牢牢守住粮食安全的底线。

我国既是农业生产大国,也是粮食消费大国。我国粮食产量实现了连年丰收,但也面临不少挑战。粮食生产方式转变、作物种植结构调整、粮食进口量居高不下、增产边际成本增加、环境因素制约加剧、供求矛盾突出等问题日益突显。与此同时,我国粮食存储还存在库存粮食多、库存设施水平不高、收储方式不精细等短板。对于我国这样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而言,未来粮食供求的结构性矛盾仍将存在。

对此,必须确保粮食安全的底线不动摇,坚持质量第一、效益优先,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推动粮食产业提升质量和效益,增强竞争力。特别是在产业发展路径上,要充分结合我国现有粮食行业发展的既有资源,以可持续发展为原则,加强粮食科技创新,升级粮食精深加工工艺,开发引领市场需求的新产品,拓展粮食加工领域,围绕产业链布局创新链,推动粮食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。

重点


第一,辩证看待国际国内两个市场间的均衡,立足国内、适度进口。从发展趋势来看,国内外粮食市场关联度趋强,生产、贸易、投资等领域的合作交流不断深化

第二,辩证看待粮食储备总量和需求间的结构性矛盾。当前,我国粮食产量越来越多,食用油和饲料及能源化工用副粮进口量越来越多,库存量也越来越多,但粮食自给率却越来越低。这种“三多一低”现象,体现了我国粮食产业的结构性矛盾。具体来看,我国粮食储备率大大超过世界粮农组织规定的17%至18%的安全储备率水平,但与之相悖的是,我国粮食进口量逐年增加,正在成为全球第一粮食进口大国。2017年,中国粮食进口量为1亿3千万吨,大豆和稻米进口量为世界第一。因此,必须高度重视粮食生产和储备的数量、质量及其与市场需求间的结构性矛盾问题,通过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实现粮食产业高质量发展。

第三,辩证看待我国粮食储备和运行效率之间的关系。要合理优化政府对储备粮数量和仓储的布局,同时加强相关部门的应急调度能力。应该看到,在应对自然灾害、公共突发事件、市场粮油价格波动等因素影响时,粮食应急保障是新形势下维护粮食安全的一种常见形式。我国的粮食储备应通过科学合理布局各仓储点、不断优化物流能力等措施,确保在自然灾害等突发性危机面前,能够及时、迅速地完成粮食调运、投递工作,加强粮食应急安全的保底能力。

重点

藏粮于地

藏粮于民

藏粮于技

新形势下,我们不仅要满足国家对粮食的日常需求,还应在战略储备、调控市场等方面不断加强粮食安全保障能力。建议进一步“藏粮于地”,确保土地的可持续发展能力;“藏粮于民”,构建多级主体的粮食储备体系;“藏粮于技”,提高粮食仓储的整体技术能力。

一是有效“藏粮于地”,实现可持续发展。当前,我国耕地总体质量下降,致使粮食生产能力不足,只能尽可能地扩大粮食播种面积,这不利于我国粮食产业的可持续发展。“藏粮于地”能适时缓解这一问题,在粮食供过于求时轮作休耕一部分土地,在粮食紧缺时再将这些土地迅速用于粮食生产,通过耕地的增加或减少来维持粮食供求的大体平衡。同时,对于轮作休耕的土地,需要及时修复生态、恢复地力,有效保护土地的粮食生产能力。目前,我国轮作休耕试点面积已由2016年的616万亩扩大到2018年的2400万亩。

二是鼓励“藏粮于民”,构建多级主体的粮食储备体系。世界上主要的粮食储备体系可以分为市场主导型和政府主导型,我国的粮食储备体系属于政府主导型。近年来,我国农民存粮备荒意识逐渐减弱,粮价上涨促使农民以出售代替储存,城镇化的快速推进使粮食直接消费量下降,加之欠缺先进的储粮设施和科学的技术手段等,我国农户存粮量趋于下降。要确保我国粮食安全,同样要重视农户的粮食储备。可考虑借鉴国际经验,立足我国农村实际情况,采取措施保持和扩大农户的粮食储备规模,改善和提高农户存粮质量,积极构建以政府主导,加工、贸易等企业和农民积极参与的多元化国家粮食储备体系,实现政府储备和民间储备的协调发展。

三是推动“藏粮于技”,提升仓储科技应用水平。总体来看,我国粮食仓储闲置与不足并存,仓储硬件设施、智能化和节能化水平偏低。对此,应采用先进科学技术对粮仓进行改造升级,延长粮食储备期限和提升粮食储备质量。一方面,升级信息化手段,对粮仓进行自动化、智能化管理,对储粮的真实情况做到心中有数;另一方面,要因地制宜改造提升仓储设施功能,提高储存环节的绿色储粮技术应用比例,提高粮食仓储效率,提升粮食仓储质量,延长粮食储存期。